• 寿光资讯网
 
您的位置:首页 > 新能源

地球能源颈脉苏伊士运河的前世今生

2020-05-21 20:46:22  来源:寿光资讯网

      EIA2014年发布的《World Oil Transit Chokepoints(世界石油通道的咽喉要道)》列出了七大水上通道(包括海峡和运河),只有苏伊士运河是和一条陆上原油管道(苏迈德输油管道)绑在一起的。这是全球最为独特的一条管道,它是在埃及境内敷设的国际国道。

      如果把世界的石油运输线路比作地球的血脉,那么苏伊士运河就是地球的颈脉。从建成的那天起,苏伊士运河就对世界能源格局产生了重要影响。

      ?苏伊士运河建成始末

      法国人费迪南德•德•雷赛布1854年与埃及签订了修建和使用苏伊士运河的租让合同,租期99年,1957年成立了“国际苏伊士海运运河公司”。资金2亿法郎,分成40万股。法国购买207111股,占52%;埃及认购177602股,占44%。1859年开始开凿苏伊士运河,十年之后,筑成了一条河面宽160-200米,河底宽60-100米,可通行吃水11.6米、满载6.5万吨或空载15万吨的海轮、总长173公里的运河。1875年,英国趁埃及财政拮据,用不到 400万英镑廉价买下了埃及手中的全部股份,殖民时代它成了英帝国的主要公路和生命线,把英国与印度和远东连在一起。

      1892年8月23日,壳牌石油的创始人英国商人马库斯•塞缪尔旗下的第一条散装油轮《骨螺壳》号通过了苏伊士运河进入波斯湾、进入太平洋,开始了苏伊士运河和石油运输的不解之缘。这条航线的开发,大大缩短了石油运输距离,加上俄罗斯油轮技术的革新,让沙皇时代的俄罗斯石油迅速进入中东市场和亚洲市场。到了十九世纪末期,当美国出口6200万桶的煤油时,俄罗斯已经出口8400万桶,占全球煤油贸易的60%,苏伊士运河拉近了俄罗斯和世界的距离,给俄罗斯石油带来了空前的繁荣,让巴库一举成为世纪瞩目的石油中心。

      1908年5月,中东的第一个油田,波斯王国的马斯杰德苏莱曼油田被发现,1912年9月中东第一个炼厂,阿巴丹炼厂开始生产,第一船煤油,承载着英国冒险家的梦想和希望,还有一夜之间喧闹起来的阿巴丹成千上万波斯人的热情和渴望,从波斯湾经过霍姆斯海峡,进入阿拉伯海,再从亚丁湾北上红海,再沿着苏伊士运河进入地中海,驶向英国,驶向欧洲大陆……苏伊士运河从此成为了欧洲能源的大动脉,是连接欧洲与中东的一根最敏感的神经。

      如果把世界的石油运输线路比作地球的血脉,那么苏伊士运河就是地球的颈脉。如果以伦敦为起点,它把绕过好望角前往南安普敦到印度孟买10800英里的航程缩短到6300英里,把到科威特11300英里的航程缩短到6500英里,把到新加坡11800英里的航程缩短到8300英里。1955年,运河全部交通量的2/3是运输石油,从而欧洲的石油的2/3通过这条运河,1966年,运河全部交通量的73%是运输石油,苏伊士运河实实在在成为了地球的能源颈脉。

      ?苏伊士运河对中国能源的影响

      这条水道不仅仅是欧洲的能源颈脉,同样也是中国的一条能源通道,五十年代~六十年代初,东西两大阵营分割世界,中国的主要贸易伙伴是东欧和苏联。1956年,中国与苏联和东欧的贸易占中国对外贸易总额的75.3%,而且与苏联和东欧国家的大部分货物是通过苏伊士运河的,根据美国中央情报局1957年的报告,苏伊士运河通过的货物有20%是中国的,中国进口的石油和石油产品(根据美国国家石油顾问委员会的1964年的报告IMPACT OF OIL EXPORTS FROM THE SOVIET BLOC,1957年中国自产石油每天2.9万桶、进口石油3.6万桶)有2/3是通过苏伊士运河运抵中国的。

      这条沙漠里挖出的运河改变了世界的航线,成为地球的能源颈脉,当石油从沙皇俄罗斯帝国经过运河源源不断地流向南半球,又将波斯王朝的石油从波斯湾源源不断地北上欧洲……。但是,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世界格局被重新定义,世界被分为东西两大阵营,苏联和美国成为世界上唯一的两个超级大国。苏伊士运河独特的地缘优势和诱人的经济效益,不仅让所在国埃及垂涎,也让两个超级大国羡慕嫉妒恨。如果苏伊士运河被美国控制,意味着苏联将失去对南半球的控制,反过来,如果苏联控制了苏伊士运河,意味着欧洲的能源动脉被捏在别人手里……

      美国艾森豪威尔在回忆录中写道,我们不能允许苏联在中东使用武力的斗争中取得领导权,而赢得世界上新独立国家的信赖,不能给俄国熊以任何可以控制对西方世界防御和经济至关重要的石油生产好运输的机会。苏联赫鲁晓夫曾就中东问题两次发表长篇讲话,声称中东在世界政治中占据特殊的位置,如果西方威胁到苏联在中东的利益,苏联将不惜用战争来保卫它。事实上,美国首先打开中东积怨深重的潘多拉盒子,让令人震悚的战争、杀戮和牺牲开始重现。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苏伊士运河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国大力扶持犹太复国主义,排挤英国。1943——1945年间,美国国会通过了赞成在巴勒斯坦无限制移民和建立犹太国家的决议和宣言,迫使英国,向联合国提交巴勒斯坦分治提议,1947年,联合国通过在巴勒斯坦分别建立阿拉伯人和犹太人的两个国家,1948年以色列建国,第一次中东战争打响,美国和苏联外交介入;英法为夺得苏伊士运河的控制权,与以色列联合,于1956年发动第二次中东战争,苏伊士危机,在苏联的支持下,苏伊士运河控制权回到埃及手中;第二次中东战争后,美国苏联开始在中东布局,苏联向埃及、叙利亚等国提供了大量的军事援助,美国向以色列提供先进的武器装备,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爆发,以色列占领了加沙地带和埃及的西奈半岛,直接控制了苏伊士运河东岸,虽然只有六天的战争,两岸分属敌对双方,而且以色列在运河两岸和水道之中布置了规模巨大的各种地雷、水雷和反坦克雷,还留下了数不清的没有爆炸的各类炮弹以及被炸毁的船只,被击落的飞机,苏伊士运河被迫关闭。

      运河关闭初期,美国认为这不是一件坏事,因为在六十年代后期和七十年代初期,苏联介入了越南战争,苏伊士运河关闭切断了苏联通往南太平洋和南大西洋的捷径。但是,经济因素逐渐被西方世界重视,因为苏伊士运河的关闭让石油运输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根据1971年联合国贸易与发展会议秘书处的文件《The Economic Efects of the Closure of the Suez Canal》提供的数据,在1967年6月运河关闭后,从欧洲大陆到印度、巴基斯坦和缅甸等亚洲国家,航班费用立即增加了17.5%、到波斯湾增加了25%,到红海的苏丹港和阿巴卡港甚至增加了50%,另外还需要增加2.5~3%的燃料费;另一方面因为海运距离增加,原先受苏伊士运河水深的影响(能够通过的最大载重油轮是5万吨),根据1973年美国API第十八届年度会议的资料,苏伊士运河的关闭给油轮的发展创造了条件,无论是数量还是吨位。

      回顾冷战时期美国在中东的外交政策主要包括四个方面,一是确保中东地区石油开采运输和西方以能够接受的石油价格获得充足的石油;二是遏制苏联南下扩张;三是保障中东地区亲美国家的安全;四是保护以色列。苏伊士运河关闭确实是遏制苏联南下,但是,欧洲国家的能源供应受到巨大的影响、中东国家与以色列冲突不断,美国认为的亲美国家反戈、以色列的能源供应同样受到影响。美国不得不考虑调整中东的外交政策。

      ?第四次中东战争中的苏伊士运河

      1973年10月,埃及、叙利亚为收复失地,经过周密准备之后,向以色列发动突然袭击,开始了第四次中东战争,埃军收复运河东岸纵深10—15公里,南北长192公里的土地,面积为3000多平方公里,基本控制了苏伊士运河的东岸。

      第四次中东战争引发的中东国家对西方国家的石油禁运则让西方国家的石油供应“充足”完全成为了泡影,石油供应的恐慌带来了石油价格的飙升(从1973年10月的每桶2.48美元上涨至11.65美元),石油禁运对美国及其西方盟国影响巨大,美国的工业生产下降了15.1%、英国下降了11%、日本则下降了20.6%。

      第四次中东战争不仅仅引起了西方的经济危机,而且加剧了美国为首的西方同盟在中东区域的分裂,加剧了亲美国的阿拉伯国家对美国的对抗,所以美国不得不把它的外交政策和“中东和平”关联,所以,当埃及政权更迭和对苏联态度的转变,美国迅速做出反应,1973年10月与埃及恢复外交关系,1974年3月,美国向埃及表示了他们有意向向埃及提供技术和资金上的援助协助埃及清理苏伊士运河、重新开放苏伊士运河。苏伊士运河的清理是昂贵的,按照当时的预算,初步估计在1.5亿~2亿美元之间。经过13个月的努力,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在经济和技术上的贡献,苏伊士运河被重新打通,1975年6月重新开放,1979年4月以色列的一艘油船通过苏伊士运河,标志以色列和埃及消耗战结束,和平降临。

      1966年西欧的石油消耗量已经达到每天750万桶,当苏伊士运河突然关闭的时候,欧洲的能源供应首先受到影响,1968年,欧洲十一国联合财团组成了庞大的谈判队伍和埃及商量沿苏伊士运河修建石油管道,替代已经被关闭的苏伊士运河,把中东的石油用管道送往欧洲。因为这条200英里的管道涉及的利益方太多,埃及与以色列的战争还在继续,风险太大,欧洲国家与阿拉伯国家的信任很难达成,旷日持久的谈判持续了5年仍然没有结果,埃及的经济已经倒退,战争还在不停地消耗埃及已经十分脆弱的经济,最终阿拉伯人决定自己投资建设横穿埃及南北、连接苏伊士湾与地中海、被称为苏迈德输油管道(SUMED)管道项目。1973年9月29日埃及、沙特阿拉伯、科威特、阿布达比和卡塔尔签署了投资协议,并给埃及承诺了管输费的27.78%作为过境费,1974年4月开始施工。

      ?苏伊士运河的新使命

      1980年埃及政府完成了苏伊士运河的加宽和加深,能够通行15万吨的油轮,运河2015年最大通过量平均是每天350桶,运河加上管道形成了一条新的能源通道,最大的通过能力是580万桶每天(相当于每年3亿吨的通过量),根据EIA的统计数据,2013年苏伊士运河地区的原油通过量是每天460万桶。

      2014年8月埃及开始开凿新运河,新运河实际上是在原运河北起点的第60公里至95公里河段处,历时11个月,挖出了一条新的平行河道。这样一来,过去的“单行线”将变成“双向道”,大大提升通航效率。而此前,南向船只要通过苏伊士运河,中途需要在大苦湖等待8~10个小时。新运河建成后,船舶通过苏伊士运河将不需要等待,每天的通行量将由49艘提升至97艘,平均通行时间由18小时缩短为11小时,运河收入有望实现259%的增长,到2023年运河年收入将从2015年的53亿美元增加到132亿美元。

      随着被埃及人称为振兴民族自豪感、复兴国家经济的基石的新苏伊士运河开通,埃及提出的“苏伊士运河走廊”经济带,正在成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组成部分,与中国的“一带一路”对接,其沿岸流域建立起来的中埃苏伊士经贸合作区,已经成为“一带一路”的驿站。根据苏伊士运河管理局2016年年报的统计数字,通过苏伊士运河向南的大宗货物中,有15.5%是直接运往中国的,总吨位突破1.7吨,其中原油772万吨(2016年中国原油总量38101万吨,苏丹924万吨)、液化天然气35.7万吨(2016年中国液化天然气进口总量2615.40万吨)。(作者简介:陈湘球、管雪鸥供职于中油国际管道公司)